那時是九歲。

我們移民搬家到奧克蘭,雖然我不是很想,但我媽跟我說就當作是放一個長假。

但這不是一個有趣的假期,因為這不是一個有趣的地方。

商店五點半就關門了,但就算開著也沒有什麼好買的。超市的食材很貴,一顆雞蛋台幣十塊錢,一把小白菜要五十塊。但我們不知道去那邊買便宜的食物,所以我媽開始用雞脖子煮湯來喝,我們維持了台灣的飲食型態,只是使用的食材不太一樣。

我討厭戶外活動,但那個時候也沒有什麼室內娛樂。電視只有三台都是英文,下課時間的卡通跟晚餐後的超人與克拉克是我唯一看不懂也會看一下的節目。雖然有一台電腦,但有的中文遊戲「大富翁」需要密碼登入,但那密碼列印在已經不見的遊戲手冊上,所以我跟我哥只能一直隨便亂壓,大概一週會有一次押到正確的組合,這時候我們就會像是中樂透一樣高興。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差不多這麼開心

我不喜歡學校,因為我英文不好,老師說什麼我聽不懂,家庭作業要做什麼我看不懂,學校午餐要在教室外面吃很髒,吃完之後總是立馬接著體育課,有時還要我脫鞋子在石頭路上跑步腳很痛,有時候遇到會說中文的人聊一下天就會被聽不懂的人吼說不可以說他們聽不懂的語言。

我覺得在台灣過日子比較好,但我好像沒有什麼選擇。

那是一段有點辛苦,但又不知道為什麼會辛苦的日子。

移民幾個月後二舅跟阿嬤從台灣來看我們,他們很擔心一句英文都不會講的我媽,要怎麼在這個異地養孩子。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阿嬤覺得跟林奈森笑的時候有點像,是我想太多了嗎

那時我們跟很早就移民來的叔公租房子,因為客房不夠所以那幾週阿嬤都跟我一起睡,六十幾歲的阿嬤睡覺會打呼,雖然一開始我根本睡不著,但幾天後也習慣了。

晚上跟阿嬤睡覺前我們會剝橘子來吃,會聊天。阿嬤會一直問我喜不喜歡這裡,想不想回台灣。聊了幾天之後話題也沒了,最後就開始亂聊 –

「你跟你爸媽年紀差很多喔!」阿嬤這樣說。

可能是要教我數學,阿嬤找了紙筆開始計算給我看:

「你現在九歲,喔喔,等你到大學畢業的時候,你爸都超過六十歲啦!都快跟阿嬤現在一樣啦!」

阿?可是我爸媽現在可不是大學畢業阿,他們都已經四十多歲了不是嗎?為什麼我爸六十歲時我才二十多歲呢?

我自己開始拿幾筆來計算,算來算去怎麼算都真的是這樣。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家庭照

為什麼?

「你爸媽太晚生你啦!你媽32歲才生你阿太晚啦!」阿嬤說。

原來是這樣。

之後我們道晚安,但我被年紀這個念頭卡的睡不著。

我大學畢業的時候爸媽就已經很老了,那個時候我會怎麼辦呢?我跟他們一樣四十歲的時候他們已經八十歲了,他們應該很快就死掉了吧?這樣就剩我一個人了呢,我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工作賺錢嗎?

想到這裡,我開始害怕。

之後我開始問身邊能問的人,他們幾歲,他們爸媽幾歲,

結果算來算去,只有我不一樣,跟爸媽的年紀差這麼多。

我有點生氣爸媽為什麼這麼晚生我,有點懊惱自己為什麼這麼倒楣,最多的還是害怕

他們死後我會變的怎樣呢?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林茱利亞以前好正阿現在是怎麼了

之後那一陣子我一直籠罩在這個沒有解答的問題中變的很不快樂,有時候會害怕到躲在房間還是廁所哭一下,睡前定期會跟上帝還是佛祖祈禱自己最好明天得到癌症快點死,有時候會很陰鬱的跑去問我哥一些擦邊球問題「你知道爸媽跟我們年紀差很多對吧?」九歲就這樣過還真辛苦。

一陣子之後我哥意識到我這個奇怪的念頭,在某天的晚餐後我們在客廳我爸試圖超開家庭大會跟我解釋年紀差還有死亡的問題。

但我爸媽大概也沒有什麼準備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只能安慰我說沒事沒有這麼快死,最後就草草的你尷尬我尷尬的結束了。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我以前畫給我哥東西,我畫多很多驚人的東西給不同的親戚,有個舅舅官司贏了還得到我畫給他的獎狀

之後死亡的念頭跟我在一起很久,直到學校的課業跟活動開始佔據我的生活,還有來回紐西蘭跟台灣帶給我新的壓力,我才漸漸忘了自己的害怕。

一直到我高中開始看一些心裡學的文章之後才知道那時自己大概是經歷了兒童憂鬱症分離焦慮症

通常年紀越小的兒童,出現的症狀也越多。以5至8歲的孩童為例,最常出現的症狀包括過度擔心親人死亡或受傷,以及拒絕上學。而由於此年齡孩童正值進入小學就讀階段,所以拒絕上學往往是父母親最能明顯注意到的症狀,也是就醫求助時的主要問題。

在分離焦慮症的盛行率方面,大多數研究顯示,整體而言約有4 ~ 5 % 的兒童與青少年會出現分離焦慮症狀,其中以兒童的罹患率比青少年稍高,男女比例則無顯著差異。但家庭的社經地位會有影響,低社經地位家庭的孩童有較大的罹患機率。

分離焦慮症在兒童期最常見的初次發作年齡為7歲或8歲,在青少年則為10歲至11歲。兒童期的分離焦慮症可能會發展為其他焦慮疾患(例如懼曠症),且約有三分之一的個案在初次發作後的幾個月內,會出現憂鬱症狀。青少年的分離焦慮症狀,在成人之後亦可能發展為憂慮症或其他焦慮症。

From <http://59.127.159.133/mind_bookstore_file/dr_chen_bookstore/separation_anxiety%20.htm>

雖然並沒有到拒絕上課還是自殘的程度,但那段時間的不快樂是就算到了現在已經三十幾歲的我仍然記得的。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I 憂鬱

說實話如果能回到過去,我也我不知道怎麼幫助那時的我,文獻上的治療方式:

近年來,較常應用於分離焦慮症個案的心理治療取向有下列三種:

一、       認知行為治療:主要是讓個案察覺自己不合理的負面想法,減輕焦慮的程度,進而導致行為上的改變。

二、       家族治療:父母親和個案一起接受治療,可以讓個案在覺得安全的環境之下,更容易分享內心的擔心和焦慮的情緒;尤其當父母親本身具有焦慮傾向時,更能因父母親同時獲得治療,而加速減輕個案的情緒困擾。

三、       遊戲治療:由於分離焦慮症個案中有許多是8歲以下的孩童,語言發展上還不成熟;更由於分離焦慮症個案進入陌生情境時,通常非常焦慮不安,與治療師很難建立信任關係。因此透過遊戲為媒介,往往能有效降低個案的焦慮與防衛,並提升個案的自我效能。

From <http://59.127.159.133/mind_bookstore_file/dr_chen_bookstore/separation_anxiety%20.htm>

感覺上好像不太能幫助那時的我,因為我已經想到一個死胡同

  • 我長大 -> 父母就會死  
  • 但我不可能不長大 -> 所以父母也不可能不死
  • 我現在無法應付自己的生活 -> 我也無法想像自己長大後會能應付自己的生活
  • 現在沒有父母很恐怖 -> 以後沒有父母也很恐怖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林茱利亞四年前怎麼這麼年輕現在是怎麼了

如果我父母跟我大暢談死亡跟我說死亡不恐怖,或者是安慰我說等我長大後會能成為獨當一面的大人所以沒有關係,這感覺上都不會有幫助只是讓我更害怕罷了。

所以只剩下時間這解藥,但這也不是保證人人都可以走的出來,就算走的出來也可能會跟我一樣一直記得這件事。

我現在還是常常想到喔大概再幾年他們就會死了,雖然說現在我已經不會像兒時那樣驚慌失措,我已經知道自己可以活下去不需要他們的幫助,但我仍然覺得害怕自己已經是獨自一人這件事,雖然說我有哥哥我有老公我有孩子,但我仍然覺得這些人是我以外的個體,都可能離開也可以離開,沒有一定會在一起的條件。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老子十八歲就要獨立搬出去嘍

所以如果有天兒童林奈森跟我一樣陷入同樣的憂鬱(大概不會吧他獅子座的),我也不知道怎麼正確的幫助他,只能告訴他我自己的經歷,告訴他其實有些事情沒有美好的答案,更沒有解決的方法,你只能跟著它一起共存,它不一定會成為你強大的力量,但它至少會讓你能理解別人(或你的孩子)所經歷的種種。

會想寫下這個自身經歷是想提醒父母們,也許有天你們也會遇到孩子經歷一些想不開的事,而那事可能是你們自己沒有擔心過的,

這個時候你們要怎麼處理呢?

父母死亡與大兒分離焦慮症
I 哭

大兒分離焦慮症 – http://59.127.159.133/mind_bookstore_file/dr_chen_bookstore/separation_anxiety%20.htm



看完記得去粉絲團按個讚不然我們就天人永隔了,奈森每日更新。可由下方按讚,或回到FB粉專 林奈森不睡覺 , 奈森愛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