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奈森不睡覺,可能是因為他最近一直在訓練自己假哭的演技然後將來報名奧斯卡獎。

哭吧哭吧哭吧

所有的教養最終都還是回到身教,孩子會用你的眼睛去看世界,你怎麼跟這個世界交流會決定孩子跟這個世界的關係。

我過了30歲之後開始變的比較冷靜,不會像在讀書那時上煩惱人際關係(是的,我是被人排擠欺負的那種人),也沒有想當初社會那樣對自己充滿疑惑跟希望。

30歲,那時還覺得人生美好

冷靜下來之後漸漸會瞭解,這世界其實是很瘋狂的,很多表面上的事,其實跟其他樣的面向差距很多,但也沒有所謂的正確不正確,因為很多人的快樂悲傷都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小例子很多發生在讀書時:有些同學看似風光有獎學金,畢業後才知道他們其實一開始沒有資格但寫了很多苦情信件求來的,有些同學會對特定的科系嗤之以鼻,但其實是很想進去那個科系但成績不夠還在教授面前苦肉計失敗。那些看起來很厲害的人,有些其實只是表面功夫有做足這樣。

大學時晚上都可以去喝酒 (我要哭了)

之後長大事件的濃度也開始提升: 我其中一個前老闆是個好老闆,在我懷孕生子回來上班擠奶都是完全的支持,在工作上他也是盡力幫助我完成目標。但他在私領域是一個跟同事外遇把遠在國外的原配甩掉的渣男。所以他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我無法單純的去說他是個好不好的人,他是個好老闆但是個不好的老公。

我的朋友用了手段把爸媽的房子搞來住,然後把自己存下來要買房子的錢拿去做投資,搞的爸媽需要動用退休老本再去安排自己的所處。所以他到底是一個怎樣的人呢?他是一個會為自己打算的聰明人。我不能說他不孝順因為他父母也沒有說什麼,我不能說他不正直因為他也沒偷也沒搶。


原本想找一張爸媽的照片居然找到一張我媽在大學時幫我準備的便當,這真是太豪華了我無法幫林奈森做到這樣

在我管理的一些網路社團上常會有紛爭,有時社員會跟我抱怨特定成員的不是,雖然他們都是振振有詞相當有理,但對我來說這些人是真的有理嗎?我偶爾退步一想就覺得這些人也沒有誰有膽子去跟事主理論,反而希望我去幫他們處理他們不爽的人,這樣他們跟事主的等級到底差多少呢?

在這些種種的人生奇妙之中,我目前感觸最大的是先擺爛的藝術 – the art of rotten first (感謝Google翻譯技術支持)。

躺在地上就是一種擺爛 (這張照片實在有夠醜的)

我在新加坡工作時同事之間很常會有工作分配上的重疊,這時候我們彼此都會抱著歉意看著對方,然後說:唉阿這個不是我的工作範圍內的事,Sorry 阿~。我是菜鳥的時第一次聽到同事這樣跟我說讓我整個愣住,乖乖的接收了那個工作,幾次下來我也學乖了,我也會搶著擺爛,反正先說先贏,一起說的話就老闆去處理。

在新加坡生活要獨立

在身邊也聽到很多小故事讓我覺得其實人生的贏家有時就是先擺爛的人,尤其是跟親近的人擺爛最有效。擺明跟父母說沒錢但想要房子住因為太太的小孩要繃出來了(我一直很執著房子是因為我有那該死的30年貸款),擺明自己就是要追求藝術所以到了很老還在吃父母,擺明自己就是廢渣所人生的規劃就交給女朋友的,擺明自己就是不想工作去坳政府補助的。

這些人雖然在三姑六婆口中很糟糕阿不長進阿,但其實他們撩到的好處可是比在那邊辛苦老半天的人多阿。而且他們有心靈腐敗嗎?沒有阿他們覺得這是他們的權力跟幸運,活的可是心安理得,這讓三姑六婆顯的低俗,連我現在自己在打文章都覺得我才是那個嫉妒他們際遇的平庸人(是阿我是)。

到底誰是贏家?

我希望林奈森成為人生的贏家嗎?我希望他可以少受點苦開心的活著。

這樣的話我該把他養育成一個老實正直的傻人,還是提早告訴他這世界瘋狂,不如早點擺爛早點收成呢?

但如果我把他教育成聰明人,這樣我老的時候他就會先來搞我嗎?帶著他新交的女朋友來我家要我煮飯給他們吃嗎?但我煮飯技術真的很差阿。

阿嬤給我遺產!

我不知道。

而且這個東西在教養書也不會記載吧,這種沒有絕對對錯的事,身為父母的我們到底該怎麼教呢?

看完記得去粉絲團按個讚不然我們就天人永隔了,奈森每日更新,每天晚上寫到眼睛要飛出來了還沒有你人看我何苦。可由下方按讚,或回到FB粉專 林奈森不睡覺 , 奈森愛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