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奈森不睡覺,可能是因為太累了睡不著。

最近因為兩件事開始思考到底怎樣的人比較適合增產報國。

[ 其一 ]

我老公的家人中有一組在這個月要產下第二個孩子,因為媽媽本身狀況不佳,屬於無法獨立照顧大兒的狀態,雖然說他們做了很多準備(在懷孕前就已經跑去高風險懷孕部去詢問,還被護士敬告說如果高風險就別冒風險了),但媽媽在懷孕過程中已經進出醫院不少次,接下來生兒育兒感覺上會有更多大風大浪。

我一開始得知到他們要有第二個小孩的時候非常驚嚇,因為覺得他們目前的家庭已經屬於高壓狀態 – 爸爸要賺錢媽媽難自立大兒也沒多大,居然還要再加入一個定時炸彈外國人真的太勇猛看的太開。

[ 其二 ]

我自己是地中海型貧血人(隱性,顯性的人通常都頗短命),這在台灣人中不算是稀有的遺傳病。因為一出生就有這個東西,除了知道伴侶不可以也是地中海型貧血之外,我沒有特別在意這個病,因為容易疲倦跟淤青是生出來一直就是所以我也無從比較起不累跟不淤青的人生是怎麼回事。

但林奈森的出現讓這個病症又回到我的腦中。回台灣做產檢時護士發現我有地中海型貧血,她因為找不到我老公的資料,所以緊張的在晚上九點打電話來說我一定要上交老公沒有貧血的證明不然台灣醫院不會讓我在那邊生小孩。再來就是林奈森晚上睡不好或是膝蓋有淤青時我都會想他是不是遺傳到了這個病症,但因為還沒有遇到需要驗血的契機所以我也還無法求證。

因為老公的親戚跟林奈森,我開始思考到底怎樣的人才適合生小孩呢?

像我這樣子有遺傳病的人,有沒有資格生小孩呢?

在生產之前,我都不能理解那些一直生下有遺傳疾病孩子那些父母的心態,像是唐氏症那類的,為什麼明明知道孩子得到疾病的機率這麼大,卻要生好多個,病兒一輩子辛苦其他人的納稅錢也流向這些病兒去。

那像我老公親戚那樣無法自保的人,有沒有資格生小孩呢?

在生產之前我也無法理解那些已經有病或是沒有經濟能力的人為什麼要生小孩,小孩生下來就是注定要背負父母給予的經濟壓力或是資源缺乏,父母自己本身也會很辛苦。對社會造成的壓力也不用說了。

現在自己成了父母之後,我能說我比較瞭解為什麼這樣的事情(孩子被生下來)會發生,

因為我不覺得我的病有什麼問題,所以生出來的就算孩子有一樣的病也能跟我一樣正常長大。

我有病但我的孩子不一定會有病,賭一把。

就算有病了也是緣分不應該墮胎

我會愛我的孩子就算是沒有錢他也能好好長大。

孩子將來會賺錢成為這個家庭的供應者。

家庭需要一個新的孩子去陪伴第一個孩子,以防父母無法長久陪伴。

我當然是因為第一個理由所以根本沒有把自己的病症考慮進去就去生小孩了。現在想想我可能會給予林奈森一個一直很疲累的人生,一個帥哥一直阿累阿累阿累,這樣可以嗎?交的到女朋友嗎?娶的到太太嗎?

我猜想我老公的親戚應該是因為最後一個理由選擇冒險一次。但接下來的養育過程應該會非常非常辛苦,為了第一個孩子的幸福在去創造一個孩子,這樣可以嗎?兩個孩子都會得到幸福嗎?

無法給予孩子一個健康身體的我,算是一個怎樣的母親呢?

無法給予孩子健康父母的他們,算是怎樣的家長呢?

我們大人

都是一群自私然後沒有好好事前思考的孩子阿。

想要繼續追蹤奈森人生的話可由下方按讚,或回到FB粉專 林奈森不睡覺等你讚讚~ 奈森愛你~

—————-

—————-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