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奈森不睡覺,可能是因為擔心媽媽沒有好好身體檢查。

今天不知道哪來的勇氣,我去六分鐘護一生抹片檢查。有認真FOLLOW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下體很沒用,之前懷孕無法內診,醫生手伸進來我就把醫生推開,就算打了半身麻醉我也是照推無誤,最後還好兒子在羊水裡面大便我順勢變成剖腹產不用內診。

曾認真的去思考為什麼自己的下體如此不爭氣,唯一比較合理的解釋是讀研究所的時候家庭醫師幫我做的另一個下體的檢查給我的陰影太大。那時什麼都不知道,腿張開醫生擴大器塞進去我痛到大叫,之後下體流血我一邊開車一邊哭著去大學。之後我就再也沒有去做其他下體檢查了。

總之,我覺得雖然兒子沒有滑出我的陰道,但我已經變成母親了所以我的下體應該也長大了可以來抹片檢查了要為了兒子多活幾年。

結果沒有,我的下體還是一樣很沒用。醫院的老護士手一碰我整個大腿肌肉就縮了起來。

「你知道我的手根本還沒放進去你在縮個什麼,放輕鬆。」

老護士把陰道擴大器拿給我看,跟我強調這個是最小尺寸的不用緊張。

一次不行,兩次不行,三次不行,我像個被虐待的人跟她說還是不要好了。

老護士不放棄,臉臭臭的翻了她的器具箱。

「我現在要用更小的擴大器,之前有個五歲被強暴的女孩也是用這個的,請你放輕鬆。」她亮出一個像是被小叮噹縮小燈照到的迷你擴大器。

這下我實在是騎虎難下,下體再怎麼沒用也不能比五歲女孩更沒用阿。只好閉著眼張開大腿經歷這個還是靠腰痛的過程。

「喔喔喔,我終於可以完整的看到你的子宮頸嘍,不錯喔,看起來沒有事。」老護士感嘆道。

然後她棉化棒狂摳幾下,感覺像是一輩子這麼長的結束了。

「一年後再來吧,至少要兩次才能確保沒有問題。」

「如果我都沒有換性伴侶可以不可明年不要來。」

「就算你這輩子只做了一次愛也要至少兩次抹片檢查才行。」老護士看著我好像看到神經病一樣。

但我大概明年不會去了。

你大概很想問我,你這樣的貨色是怎樣懷孕的,其實我自己也懷疑。

但奈森要出來就是要出來阿。

想要繼續追蹤奈森人生的話可由下方按讚,或回到FB粉專 林奈森不睡覺等你讚讚~ 奈森愛你~

—————-

—————-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