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文不合,我只是很想回到可以到酒莊大喝酒的日子)

兒子阿:

簡介:閱讀本文,你將瞭解你媽之前工作的一個經歷。

主旨:人生不需要花費在阿貓阿狗身上,但在你確定這些人真的是配角之前,你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實驗。

主要觀點:

兒子阿,雖然你還沒有出生你爸跟我就已經決定要用最便宜的方式把你養大了。但就算這樣,你可能也會遇到需要跟人分享東西或時間的時刻,那個時候該怎麼辦呢?

我那天在teeper 網絡上讀到一篇關於”讓小孩學習不需要時時分享” 的文章。

這讓我想起在新加坡第一份工作時的一個經歷。因為我的工作內容是幫客戶跑案子,所以我很少進總公司,通常是要開公司會議或跟總公司的同事吃飯才會回去。工作半年之後我跟一些年紀差不多的同事們變的比較柔熟。大家只要有空就會週五晚上約出去吃飯喝酒。

有那麼一次我剛好要回公司跟老闆談事情,同事們也剛好約吃飯,所以我就跟其他同案子的同事五點時一起回公司。同事在公司繼續工作,而我則是去跟老闆開會。開完會大概5點半的時候我走出來,其中一個同案子的越南妹妹看到我就興沖沖的來問說我等一下要怎麼去吃飯的地方。我說因為還有一些信件要寄出,所以會等到6點半跟一個有車的同事一起去。越南妹妹一聽我這樣講就說,因為今晚吃飯的人多,所以她跟別的女同事要先搭捷運去吃飯的地方等我們。但因為她們每個人都有手提電腦,在捷運上提著人擠人很不方便,問我可不可以把電腦留給我跟開車的同事然後吃飯時再把電腦給她們。

那時我沒有想太多就答應她們的請求,她們四個人把手提電腦放在我桌上就高興的離開了。之後我繼續工作,幾分鐘後發现我身旁的其他兩個年紀比較大的同事(一個新加坡大哥,一個已經被星化的台灣妹妹)一直盯著我看然後互相竊竊私語。又過了一陣子之後我忍不住問他們怎麼了。他們說我真的很傻,為什麼要做多餘的事情?我當下有點不太明白他們的意思。他們說其實在我開會的時候,越南妹妹就已經問過他們兩個人願不願意幫她們把手提電腦帶到吃飯的地方,但他們兩個人都拒絕了。我問他們為什麼拒絕,他們說,因為今天如果把電腦給了他們,這樣電腦有沒有搞丟的責任不就落在他們身上了?而且我也沒有考慮到開車的同事是否願意幫她們帶電腦,我就這樣幫我的同事答應了她們。如果今天我們搭車組的最後沒有跟越南妹妹們在餐廳碰面,那這樣子那四台電腦難道是要叫開車的同事拿回家嗎?他願意負擔這個責任嗎?他們又問我說,接下來把這四台電腦提到車上的任務,是我一個人做嗎?還是說我又要叫別人幫?這些種種我都在沒有考慮到的情況下就答應了她們,真的是太傻(台灣妹妹跟我強調她很想幫她們,但因為不熟也不好意思幫,這算是什麼種類的不好意思?)。

當下聽完之後還真的是有點呆掉,沒有想到原來對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的事情在當地人眼中是如此的大條。之後這兩個同事雖然是繼續碎碎念,但還是有幫我拿電腦,開車的同事一出來我也馬上道歉跟他說等下他有幾台電腦要運,他也笑笑的說沒有什麼。總之,那天的晚餐平安無事的結束,大家的電腦也各自拿回家了。

事後我回想這件事情,覺得這就是新加坡社會文化,他們只會作自己分內的事情,不管跟另一個同事關係好不好都不會做多餘的事。

舉個例子,我看過不少次他們的熟食攤同事之間分工的精細。明明兩個阿姨管同個攤子,一個炸肉一個盛飯跟收錢,炸肉那個看炸好的肉已經夠了就站在那邊納涼,盛飯跟收錢的那個忙得不可開交,這個時候飯桶沒飯了,他只好開始補飯,那個炸肉的也沒有打算要幫他補飯或是服務下個客人,這個熟食攤排的隊伍就越來越長 (但新加坡人也不是好惹的,他們並不愛等待,對慢吞吞的服務人員都沒有好臉色,所以你可以在很多餐廳或是公家機構的櫃臺看到”請不要語言暴力我們的員工”這樣的牌子,雖然他們自認為是亞洲相當進步的地方,但他們的服務業真的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之後我跟不少朋友提到這個電腦事件,有些人說我應該保持願意幫助別人的心,有些人說我還沒有在職場待夠久才會這樣大驚小怪。我問啵特他會怎樣處理這樣的事,他說他才不會幫賤貨們提東西(真不愧是曾經交不到女友白人宅男阿)。

在新加坡一年之後,在這個高壓的工作環境下我選擇的對應方法是,如果我知道這個人不會幫我,我也不會幫他(但這可能要花一段時間甚至吃點虧才會知道這人是怎樣的人),但如果這個人跟那時單純的我一樣,那我也願意幫助他,反正就是入境隨俗但也別讓自己成為一個純新加坡人吧。

讓我們言歸正傳。

我一開始提到的那個文章說,她的小孩高興的帶著玩具要去公園跟他的朋友們分享,但一到公園就被其他不認識的小朋友圍繞想玩他的玩具。這個媽媽選擇跟兒子說不需要分享要勇敢說不(然後這個媽媽就被其他媽媽白眼了,因為她沒有教他的小孩要與別人分享)。因為在大人的世界中我們並不需要強迫自己去分享自己的資源跟時間給不重要的人,為什麼我們要小孩去學習分享給其他在公園的阿貓阿狗呢?這樣的想法真的是很洋派,如果是華人應該會叫小孩要分享不然就會被公園小團體討厭吧。

我問啵特這個問題,他再次對於我用這個還沒有發生在他小孩身上的問題感到不耐煩(這個人真的很不愛回答模擬問題,但我覺得他就是因為這樣沒有準備每次大條的事情發生他都會很驚慌)。

“我會看情況做決定吧。” 然後他就頭也不回的去煮泡麵吃了。

結論:

兒子阿,我想當你遇到這問題的那一天,你爸大概會假裝沒有看到,我大概會叫你自己去思考這個問題,但對於你三四歲的心靈,這個問題會不會太過複雜了呢?

希望你抱著實驗的心情去看這件事情,清楚的知道自己今天為什麼分享,為什麼不分享,然後看看結果如何,然後再決定自己以後要成為怎樣的人吧。

想要繼續追蹤奈森人生的話可由下方按讚,或回到FB粉專 林奈森不睡覺等你讚讚~ 奈森愛你~

—————-

—————-

廣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